婚姻协会最美婚姻

殷阿顺、高祥英夫妇

你们好!我名叫殷阿顺,今年83岁,镇江丹徒人。一九五一年一月份在苏南农场工作团二队参加革命工作,一九五五年五月份在常州油脂公司参加中国共产党。老伴名叫高祥英。今年77岁,是常州郊区雕庄人。

一九五五年年底,我们在连云港市旅行结婚。

五十多年前,下放在常州郊区劳动锻炼的机关事业单位的“三门”干部(出了家门至学校门再至机关门),响应省委“支援徐淮地区改变贫穷面貌”的号召,纷纷向党组织递交了申请,坚决要求到革命最需要的地方去。我们也是其中的一员。经组织部门挑选批准了160名干部去淮阴地区,其中108名赴灌南县。多数是党团员和还未组织家庭的年轻干部,来到灌南农场安家落户,与农民兄弟实行“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实践中锻炼、学习和磨砺自己。令人喜悦的是,在短短10个多月的时间里,便与当地的农民兄弟结下深厚的情谊,深深为老区农民身上那种勤劳,敦厚,纯朴和善良的品质所感染,农民兄弟成了城市里来的年轻人的良师益友。在灌南绝大部分同志住在农村农民家里,当时,我们虽有入乡随俗的思想准备,但是到“岗”以后,仍感到生活上的所有艰辛都是前所未料。如住的是进门要低头的茅草屋,睡的是高粱杆铺的床,喝的用的都是河床里的水,照明是煤油灯,吃的主食是窝窝头和山芋干棒子粥……有些同志水土不服,生活不便。通过学习磨炼,从理论到实践中体会到,他们是人,我们也是人,他们能做到的,我们也一定能做到。大家下定决心和毅力,很快渡过了生活上的一关又一关。

五九年的春天,我们支援灌南108名的青年干部,全部接受了调令,被分配到县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和文教、卫生部门,担任领导职务和业务骨干,成为灌南县建县初期的主要干部来源。我们热爱党和人民的事业,各显身手,首先改革耕制度,搞旱改水,变二年三熟为一年稻麦两熟。搞棉花选种栽培技术、扩大种植面积。由7000亩发展到15万亩,皮棉总产由2000多担提高到17万担,办纱厂、棉织厂、服装厂,办医院,办学校等等,我们在“山外青山楼外楼,英雄好汉争上游”的年代里更是夜以继日,废寝忘食的工作,为党和人民争了光。

灌南为纪念常州去的干部所做的工作和贡献,在县城命名了一条“常州路”,在灌南城乡许多干部中还广泛流传着108位干部,一百零八将的美称,可以说是对我们在灌南的作为和形象最好的见证。

高祥英在张店乡恒采小学教三年级学生,困难多多,她不大听懂地方上的方言方语,大多数学生听不懂老师的“常州话”。怎么办呢?首先把男女青年组织起来,白天生产劳动,晚上学习文化。教他们唱歌、看书识字,走访学生家长,了解乡情民情,一个学期下来,多数学生不但听懂常州方言,对常州话亦会说,而且非常顺口、流利,根本听不出他们原来的苏北口音。

1960年,我们的女儿出世后,就奶水不足,日夜哭闹,市面上买不到奶粉和副食品,学习附近的饲养母羊的黄奶奶、李奶奶,知道孩子缺奶情况,主动轮流送羊奶给我们喂孩子。多方面关心我们孩子的成长。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她们的恩情,永远的感谢他们。

我们生有两男一女,三个孩子,他们都已长大成人,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单独生活。女儿退休后,随同女婿在北京生活,大儿子在淮安市打工,二儿子伙同同事在常州搞饮食业,开饭店。他们对我们两位老人非常孝顺,在平常或者节假日,他们经常会来看望我们,经常寄些副食品,土特产回来,经常给我们零用钱。他们说现在他们的条件好了,就应该关心我们、报答我们的养育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