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协会婚恋导师

“出轨”不可怕,不敢离婚才可怕

常州市婚姻协会婚恋分会副会长 沈婧

演员王宝强离婚事件闹的沸沸扬扬,作为法律人,不问王宝强离婚声明是否具有法律效力,也不问他们的婚姻究竟孰是孰非?只是因这起事件引发的热议谈一下自己对于“出轨”的看法。

时至今日,人们对离婚早已见多不怪。婚姻不过一纸契约:一男一女因为爱情、利益或其他原因,登记结婚、组成家庭、生育后代。不问钻戒有几克拉,婚礼花费了多少万,回归到小家庭,每段婚姻虽有差别,但大体是一致的:有多少花前月下的浪漫,就有多鸡零狗碎的现实。关上门过日子,会发现:我喜欢西餐你独爱火锅、我爱开派对你只想独处、我喜欢跑步你享受冥想,我爱读书你热衷电脑游戏。。。。。。我们的兴趣爱好没有交集,我们的作息时间分属东西半球,这时候再来个孩子,把两人甜蜜的小日子演变成三个家庭的育儿大戏,天哪,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在这样惨淡的日子里,两人拒绝交流,一方越来越晚回家,对爱对生活慢慢心灰意冷。这时恰好出现一个不错的异性,相信很多人都会把持不住,不说肉体出轨,但是精神出轨恐怕是件太容易的事情。即便是金庸小说里顶天立地的痴情侠客、温柔男主,也难逃对他人动心的命运:杨过、萧峰、令狐冲谁没有在特定情境下对女二号、女三号动过心、迷过情?韦小宝就更不用说了。然而,人和动物的区别在于自制力,一旦把动心变成身体出轨,便玷污了这般美好的感觉,也是对枕边人、对婚姻的不忠。

说一说我做过的两个因出轨导致离婚的案件,一个是男方出轨,一个是女方出轨,具体情况不尽相同,但从中能看出,占据社会资源越多、经济条件越好的一方,对婚姻选择的自由度越大,也越敢于结束一段婚姻。

第一个案例:A女和B男结婚十五年了,女儿已经亭亭玉立,老婆却变成昨日黄花。两人婚后在家的关系就是A累死累活照顾家庭抚养孩子,B在外工作应酬回家做大爷,关键做大爷也要有大爷的本事,早些年B赚钱不多,在外对着别人点头哈腰装孙子,回家在老婆孩子身上找存在感。有句话说的好,在一段感情中付出越多越在乎,然而你的付出在不懂珍惜的人眼里什么都不是。这边A在家省吃俭用,护肤品不舍得用,新衣服不舍得买,在家又当爹又当妈又当免费保姆,那边B在老婆的妥帖照顾下事业渐渐有了起色,这些年混得人五人六了,对家里的贤妻万般嫌弃,嫌A不知道打扮自己带不出去,嫌A整天围着自己围着孩子,满嘴的吃喝拉撒缺乏生活情趣,嫌A啥都不懂和自己谈不到一起去。。。。。。嫌着嫌着,B出轨了,爱上了一个80后家境殷实的女孩C,在B眼里,C比老婆强一百倍:长的漂亮,打扮时尚、开一辆红色的mini copper,工作自由,上个月在东南亚潜水,这个月在南非摄影,下个月准备去西藏朝拜。见多自然识广,每次和C一起吃饭聊天都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和自己的糟糠之妻宛若天上地下。没事打个电话,C说话的声音娇滴滴的挠人心窝,简直让人意乱情迷呀。这不,B瞒着老婆和C好上了。都说女人的直觉很准,这天B喝的烂醉,睡着以后,A偷偷看了他的手机,那满屏的甜言蜜语看的A心都在滴血。然而A知道以后,还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渴望能保住这个家。直到B提出了离婚,A还是苦苦哀求,不愿放手。在接受案件委托过程中,我一直说A傻,然而她的话也有道理:“我的青春,我的所有都给了这个家,我相信他只是一时昏头,早晚会回来的,离开了他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干嘛?只要能保住这个家,我做什么都愿意。”但是女人,别傻了,安静的残缺总好过暴烈的完整,离开他,只是少了一个不爱你的渣男,你并没有其他损失呀。你来到这世上是来享受生活、感知美好的,让自己整日沉浸在痛苦不堪的婚姻和被人堂而皇之的侮辱欺凌中,凭什么?

第二个案例:D女和E男结婚五年,两人夫妻档开了家小公司,专门为饭店配送净菜,生意虽说不大,但收入也很可观,小日子过的很是舒心。D女和E男的关系是女主外,男主内:D出去公关应酬,联系酒店签单;E带着几个人做采购,包装,运送。几年过去,D每天在外与人打交道,见过的东西多了,自然眼光、品味越来越高,人也越来越得体、漂亮。E日复一日做后勤工作,毫无技术含量。时间长了,慢慢的两个人的矛盾也越来越大,D嫌弃E婆婆妈妈,不会说话,不像个男人,E埋怨老婆整天在外不着家,对自己爱理不理态度差。家里男人不入眼,花花世界太精彩,D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知名五星级连锁酒店的经理F,F曾在瑞士读的酒店管理专业,高大帅气、温文尔雅、器宇不凡,于是D出轨了。其实认识F只是一个巧合,即便没有F,D与E随着眼界和观念的差异,早就没有了共同语言,离婚只是时间问题。D果断起诉离婚,找我代理,调解的时候,看到了D口中没有出息、婆婆妈妈、不像男人的E,其实我有点同情他,他并没有错,只是他太爱妻子,在婚姻中迷失了自己。两个人在同一起跑线出发,D已经跑到了15楼,而E还徘徊在3楼,这时候,F出现在了15楼,那么D和F一起携手前行,自然没了E的位置。

出轨,特别是丈夫出轨,在妈妈辈或者外婆辈那里是能被原谅的,这是中国女性群体长久以来受压抑的婚姻观和自我意识的附带产物。而且,婚姻法只是以原则的方式规定了夫妻间的忠实义务,却未将一方出轨列入婚姻法第46条的过错行为之列。因此,也可以说中国社会长久以来把出轨看做可以容忍之事是有群众基础和法律支撑的。然而,一旦一方出轨了,另一方真的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破镜难圆,即便出轨方愿意回头,你还愿意令自己强颜欢笑摒弃前嫌重回旧人怀抱吗?我们都只有这一生,你甘愿吞下屈辱苦苦维持一个世俗眼光里的完整婚姻,还是转头潇洒走开让自己重新开始作为对爱情不忠者的抗议?

其实一段婚姻的幸福与否,最能看出夫妻两人的综合实力:势均力敌的,白头到老或好聚好散,干脆利落,互不亏欠;强弱悬殊的,通常是弱的一方在长久的婚姻中付出全部,长期脱离社会失去了重获社会资源的可能性,这种人离婚以后必将举步维艰,因此只能选择委曲求全。然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女性拥有自己的事业,在专业领域干的风生水起,和男性平起平坐毫不逊色,她们把忠贞看成一段婚姻最重要的成分,一方出轨了,挥手byebye,潇洒走开。离婚并不是灾难,也可能是进入新世界的敲门砖,优秀的人从来不缺更好的选择,你若盛开,清风自来;你若精彩,天自安排,我愿意为这样的人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