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协会婚恋导师

感悟“谈恋爱”

米扬

对于“谈恋爱”,大家有个约定俗成的概念,就是男女双方培养爱情的过程,是婚姻的前奏。年轻时不懂,年过半百,到了孩子谈婚论嫁的年龄,对“谈恋爱”这词才有了点感悟。“谈恋爱”这个词并非简单地专指处对象,其实从和伴侣相识起,竟随了彼此一生,用网络中流行的一句来说,谈的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谈恋爱可分为三个阶段,即“谈”“恋”“爱”。

“谈”是第一阶段,互相交流,互生情愫。现在流行“眼缘”,问男女双方,有什么要求,都会摇头说,没要求,就是要有“眼缘”。这“眼缘”难煞了天下媒婆,原来牵线凭的是条件,翻翻手中资源,差不多门当户对就牵根红线,经验老道的媒婆八九不离十,就连那古板的乔太守也会点鸳鸯谱。可“眼缘”那就有一见钟情的意思,光是一方还不行,须得双方,这概率就微乎其微。所以,男女初次见面,往往杀伐果断,话还没说就成了终结版。想想还是“谈”来得靠谱。谈,顾名思义,就是互相交流,彼此互动。现在流行在网上谈,双方一见面,QQ、微信一加,虽也交流,却是键对键。对于传统家庭来说,虚拟的网恋不可取。面对面却不同,面部表情、形体动作都可以弥补说话的不足。我认识一对夫妇,女方是百灵鸟,活泼健谈,男方却寡言木讷,但双方感情稳固,细细观察,就发现女方说话时,男方常用眼神回应,眼睛里有份宠溺。所以,谈是恋爱的基础,是一种思想和情感的交流,价值观的相同决定了是否能进入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就是“恋”。大家称相爱的人为恋人,互相依恋、恋恋不舍,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情人眼里出西施,即使有些瑕疵,也会忽略不计。相处时,耳鬓厮磨,相看两不厌。别离时,就有了一份相思,从《诗经》到唐诗宋词元曲,唯有相思像笼着的一份薄纱,看不太清,又道不太明,“何处相思苦,纱窗醉梦中”。但世上万物皆有度,用情过深,往往两败俱伤,“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恋情过火,执念太深,就会走火入魔。《书剑恩仇录》中,乾隆帝曾送给陈家洛一块玉,刻有铭文“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很有儒家的智慧在里面,物极必反,情也如此。有的恋人,情过重,动辄猜疑、嫉妒、疯狂,更有甚者成为了“千古恨”。而“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懂得分寸,懂得礼仪,懂得包容与体恤,便如春风拂面,舒畅愉悦。

如此就走进了第三阶段,步入婚姻殿堂,那就是“爱”,称呼对方为爱人。婚姻是要经营的,不会经营,婚姻就是恋爱的坟墓,相恋时温情的面纱总有揭开的时候,真实的一面暴露出来,没有了含情脉脉、没有了窃窃私语,一潭死水,无趣乏味,甚至狰狞,没有责任的人说声,离了吧,分道扬镳,后会无期。中国传统家庭一向是对外包容,对内苛刻。很多人把爱人看成自己的私有属品,把尊重、关心、快乐给了别人,却把怠慢、谎言、冷谟给了爱人,这不是性格使然,是人的自私造成的。这样的婚姻会让人身陷囹圄,摧残心灵,最后落得一败涂地。家庭不幸,事业何兴?而善经营者,却把婚姻搞得风生水起,滋润得很。“像经营公司一样经营婚姻”,看似世俗,却道出了真谛。多点谦让、关心、包容,少了戾气、浮躁、虚荣,“家和万事兴”才是人生最大的赢家,“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才不枉这一世的姻缘。

如此看来,谈恋爱果真是一辈子的事。

 

(作者单位:常州公路运输公司组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