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协会婚恋导师

剩女心

不可避免,六七月的阳光总会让她想起爱情受阻后的命运。自从和那个卑鄙又无情的男人分开以后,经历了一段伤心岁月的沉淀,她觉得自己变得成熟而又充满理想——一个女人应该有的能力。

她的名字叫桔梗,家就住在离公司不远,距市中心又只有三站公交里程的绿色家园,一个有着人工环保湿地的理想乐园。周末的时候,她会去商场买一些她一眼就看中的衣服,尽管有的时候过高的价格曾经使她犹豫,不过最终一咬牙,还是决定更多地爱自己。
戈薇是桔梗从大学时期就很聊得来的舍友,那时候她们在一起每一天谈论的都少不了男人,从男明星到同学,哪一个类型是自己喜欢的,哪一个类型是值得托付终生的……戈薇有一个相恋三年的男友,是和桔梗与前任男友差不多时间开始谈的,仿佛是一场竞赛一样,然而一年以后桔梗的男友在他们的相识之地——挪威森林咖啡厅,对她做了最后的吻别。

在那段难忘又失而复得的空窗期中,桔梗剪碎了所有照片,把它们扔进垃圾桶,十九岁在她心里是向命运屈服的秘密界限,在这个关键时刻所做的所有决定都经历过漫长的徘徊与等待,她并不尊从家里人的劝告,而是服从内心的意志,这一刻,那个男人属于她,全世界都属于她。

从上学时起,桔梗就认定人不会具备教科书中人物的道德品质。戈薇是她认识的第一个与书中人物道德品质完全相反的女人,她和一群男生在网吧通宵游戏,旷课逃学但能考出好成绩,对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禁忌游戏无所不知……因为这些,戈薇不断带她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然而私底下,桔梗并不喜欢戈薇和她男友的那种关系,但不会明确告诉她,这种价值认定是从自己的恋爱终结以后开始逐步酝酿出来的。那是曾经比她们大一级的学长,他那种与生俱来的直男性格让女孩在他面前就像一只被宠溺的小羊,像他这样的学生会领导人、学院荣誉的卫士,向戈薇提供的竟然仅限于世俗的好处:安全感、表面的和谐、最低配的幸福。这些东西一旦相加,或许看似爱情,也几乎等于爱情,但它们终究不是爱情。桔梗第一次做出这种判断的时候,内心有过挣扎甚至是负罪感,她害怕说出不该说的话,即使是在心里对自己说。可最后她还是得出了最重要的结论:现代社会男人与女人之间秩序的建立,是存在问题的。

至此之后,桔梗如获新生。她大胆地在日记中写道:“在这个年纪,很多女人的生命已经开始走向凋亡,而我,才刚刚绽放。”工作以后,桔梗像在高中时期那样独自在家,在浴室耗费时间,重新陷入自我慰藉的爱中。在独养休息中,她发现没有什么比诚实的生活方式更为重要,饿了就吃,困了就睡,爱的时候不必撒谎。渐渐地,她的身边不断涌现出追求者,有几个很优秀,多金又浪漫。她同时爱着他们几个,但却遵循独身主义。她发现这样的生活对于她自己而言一点问题都没有,问题都来自于亲戚朋友过多的关怀。过年的时候,各路亲戚开口就问“有没有对象”,“怎么还没有对象”,“哎哟该找一个了,年纪也到了”,桔梗很不喜欢他们这种缺乏尊重的态度,不管对方出于何种角度和立场,对她自己而言都是私事。

至少她认为自己是在享受生活的,至少这段时间她过的并不坏。那几个男人,她每一个都爱。当她逐渐意识到存在一种感情,渴望爱着身边所有有价值的人的时候,她慌了,但又兴奋地在床上乱蹦。人到底是什么?人在赞美什么?人在幻想什么?真正的感觉是无法表述的,不管在欢乐中飞腾,还是在痛苦中堕落,都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与其虚妄地自责,不如承认人性的本质。

天问心理学员
李倬尔 2016.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