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协会最美婚姻

黄元裕、黄菊棣夫妇

1957年6月我和黄菊棣在苏州结婚。那时,我在苏州工农速中读书,班级同学们为我买糖果、主办结婚仪式。我对新婚妻子说:咱俩“天赐良缘,永结同心,奋发拼搏,白头偕老”。至于结婚登记,当时并不重视,后又被组织保送去北京大学读本科五年,毕业后分配在中科院世界史所工作。长期分居两地,1965年10月照顾夫妻关系调回常州,全身心投入工厂、机关工作,直到2007年4月23日才去天宁区民政局补办了结婚登记。

在北京,夫妻双方多年来鸿中常表达:相敬如宾乐事加,白头偕老气自华,相依为命真情在,美好心灵灿若花。妻母对我和她女儿结婚还有看法,我在来鸿中还要对妻子做思想工作:忠贞不渝的爱情婚姻不是靠当官、有钱,而是靠有情、有德,家庭才会幸福;夫妻分居两地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要相互信任、关心、支持、帮助;爱情应是真挚和无瑕的、是深沉和永不变更的,如同西子湖皎洁的夜月,如同昆仑山厚实的积雪;花前月下的爱情是短暂的,相濡以沫的亲情,才是永久的。

在常州,离家已几十年,家乡养育我成家立业,由于家乡严禁朴素的民风,影响着我养成淳朴、节俭、勤劳、善良和凡家里难事、复杂事、麻烦事、尴尬事全有我担当处置,一家都要齐心协力、甜酸苦辣一起品尝的家风家训。

夫妻恩爱几十年来是同夜幕下守候的灯,爱是病时送进口里的药,如夫妻双方多次生病住院时,互相勤看望、送美食是心灵的契合,离不开的相慰。无情岁月催人老,有限年华旧侣携。吟咏清新神采奕,风霜为尽案眉齐。

在老人(爹娘)生前,要有一颗孝顺的心,不嫌老人的唠叨,多想想他们的养育之恩,所以要无微不至地奉养,死后厚祭厚奠,是对老人的孝意。如逢年过节、忌日,都要对先父母供祀品烧纸,以示怀念。
夫妻老俩都是一部史书。他们都曾经历艰苦和贫困,峥嵘和磨难,挫折和辉煌,有独特的人生感悟和独特见解,所以最大的乐事莫过于为下一代留下知识沃土和营养,拿起笔,将其书写出了《编史修志文集》上下册、《夕阳尽情洒余辉》、《四十七年的经历与往事》四本书,奉献社会,使人们能健康成才去开拓未来。

夕阳西下无限好,壮志未酬人已老。回顾古今多少事,心潮再度起波涛。

金婚59年来,夫妻双方应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相互关心、相互爱护、相互支持、相互理解、相互礼让、共同在婚姻园地里耕耘、精心培育、小心呵护,方能长出茵茵绿草,开出灿灿红花,结出丰硕果实,一生情真意密,幸福温馨。

59年来,要珍惜心连心的老伴,老伴是财富,是依靠 是快乐,是幸福,晚年老伴的特殊作用,再孝的子女也难以替代。